打格子

@Nory 感谢!爱您!东西收到了!明信片完全没有折角,提醒很可爱,字好可爱der!非常感谢,超级喜欢!╰(*´︶`*)╯

(我暂时还没有舍得拆开,字条我会好好保存然后裱起来的!)

你像一粒沙石,躺在我流动的岁月里,成为我无法抹去的心尖一痛。

曾经的人,发过的誓,想去的地方,它们都在一年一岁中被改变。
今天的我与之前的任何一个时间相比,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相似。
在时间中徘徊犹豫,却又不得不前行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就被各种各样的小事磨掉棱角。
路途变得顺畅的同时,已经从最初的自己那里缺失了些许无法找回的东西。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路上追寻自我。
我们在不断重塑自我的痛楚中一点点发了芽,簌簌地生长,最后开出花或是结了果,于是便成就了每一个“当下的”我们。

【宰/中也*你】含有“咚”的场合

……我可以说我现在自己觉得有点恶心嘛……

eager高考去了:

(太宰)壁咚
近,实在是太近了。
两人之间的空隙狭小得连一丝多余的气体都无法挤入,周身流动着的是仍在不断迫近的那人温热的吐息。
“小姐总是在看着我呢。是有什么要和我说吗?”太宰带着笑意的语调化作一股细细的风,撩动耳边几缕碎发,挠在脸上麻酥酥的痒。
他俯身的姿势恰好能让你的视线落在绷带与皮肤的交界,只要再稍向上一点便是大片新雪样白皙的皮肤和凸起滚动的喉结。
“色即空空空即色色。”一想到抬眼便是那张令你心如宣鼓的脸,你好不容易聚起来想要仰头的勇气便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为阻止他继续缩短距离而伸出的手正好在能遮住他双眼的位置,纤长的睫毛随着他眼睛的眨动而一下一下扫着你的掌心,惹得你直想笑。
明明知道你即使使尽全力在这场力量的拉锯战上也只是徒劳,可是他偏偏又顺着你的心意停下了动作。鼻尖对鼻尖的距离留出得刚刚好,他蓬松柔软的棕发柔顺地贴上你额头,与散落在此的刘海交缠一处。
太宰孩童般天真烂漫地笑着,樱花色泽的薄唇轻启,吐出来的却是恶魔一样坏心眼的追问——
“呐,告诉我吧,小姐?”

(中也)床咚
比玩游戏输得昏天黑地落花流水抱头鼠窜更可怕的是什么?
是半夜在被窝里偷偷肝游戏被中也发现。

“Game over”
冷冰冰的机器女声刚刚宣告着你的失败,一个比机器声更为阴冷且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声音就从头上飘了下来:“很好玩?”
寂静被打破的刹那心脏猛然收缩,不该在此时此地响起的熟悉人声吓得你险些失手把手机扔出去。
“中,中也?!”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去,迎接你的是中也一张铁黑的脸。
“我就说你最近怎么总是没精打采的,”黑暗中,中也一双透亮的眼睛闪烁悦动,幽蓝浩瀚的星海充斥怒意,“原来不睡觉就为了这个!”
“对,对不起!”被他以俯卧撑姿势压在床上的你以极近的距离最大程度地感受着他的怒火,闭着眼心虚着不敢看向他。
“你是该对自己的身体说这句话!”拂在脸上的气体残留有咖啡因的余香,牵动垂在你脸上的酒红发丝来回搔着面颊。你想笑又不敢笑地憋屈着,这或许是对半夜不睡觉打游戏的你的挠痒痒惩罚游戏。
就在你拼命为自己编造道歉求原谅的说辞时,身体突然一轻,下一秒你就发现自己已连人带被地蜷在了中也怀里。
“既然你这么管不住自己,那就只好委屈我,每天看着你入睡了。”

********************
中也说的“看着你入睡”的“看”是第一声。
每次看见太宰都会不自主的联想到“哎呀哎呀,这还真是,吓到我了呢。”_(:з」∠)_


郭子:
你第一次朝我笑了的那时候,我们还谁都没有想过会一起走了这么久。
凝在眼眸里的一定是春风化成的第一滴甘露,温暖和煦的阳光散落在初生的新芽,水一样的谁的眼神越过朦胧的水雾停在溢满金光的报春的花上,于是我们一起走过了春天。
繁星的光辉遮蔽了月子的身形,聒噪的虫声演奏了一季的交响乐,充满着汗水和活力的一起参加过的那些运动,我们就这样牵着彼此的手度过了夏天。
晴空掠过了一只从诗中惊飞的鹤,未曾见过一片叶子要经历怎样的过程才从放肆的墨绿脆成最后的焦糖色,高爽得不见云影的天空有我们经过秋天的痕迹。
温度骤降之后就开始等待今年的第一场雪,日子被北风裹挟着贴着我们冻红的脸颊流逝,年寻着新开的腊梅的香味悄然而至,不小心惊飞了路牙上觅食的麻雀带走了我们相偎而过的冬天。
开心的也好,难过的也好,所有的心情都会听你诉说,与此相对,我的想法也都交给你来分享。
感谢你来到我的世界,希望你能够悦纳一个不完满的我,彼此勉励,一起成长。 @林夕

来自Y

所谓人生,不正是因为无法预知而美妙吗

世界上最孤独的事情莫过于
我想带着你找一个安静的江南水乡,孤独终老。

忘川不相忘,奈何可奈何。

里人格爱上了表人格,然而表人格有喜欢的人。

或是里人格爱上表人格但是两个人格无法互相遇见,里人格知道表人格的存在并能知道表人格的一切,但是表人格连里人格的存在本身都不知道。

或者里人格爱上表人格,表人格不过把他当做自己的残次品。

或者里人格爱上表人格,表人格对里人格无感,两人间确实毫无交集,里人格祈求爱情的同时表人格祈求救赎。(来自周防太太的脑洞)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这样说着的你
局促到脸都红了
真可爱啊
这么想着
然而
“今晚下雨哦”
如此回答的我
真是个坏心眼呢

不干什么就是觉得要是会日文会谱曲的话我就能把它填完手书做成视屏了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