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

【宰/中也*你】含有“咚”的场合

……我可以说我现在自己觉得有点恶心嘛……

eager高考去了:

(太宰)壁咚
近,实在是太近了。
两人之间的空隙狭小得连一丝多余的气体都无法挤入,周身流动着的是仍在不断迫近的那人温热的吐息。
“小姐总是在看着我呢。是有什么要和我说吗?”太宰带着笑意的语调化作一股细细的风,撩动耳边几缕碎发,挠在脸上麻酥酥的痒。
他俯身的姿势恰好能让你的视线落在绷带与皮肤的交界,只要再稍向上一点便是大片新雪样白皙的皮肤和凸起滚动的喉结。
“色即空空空即色色。”一想到抬眼便是那张令你心如宣鼓的脸,你好不容易聚起来想要仰头的勇气便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为阻止他继续缩短距离而伸出的手正好在能遮住他双眼的位置,纤长的睫毛随着他眼睛的眨动而一下一下扫着你的掌心,惹得你直想笑。
明明知道你即使使尽全力在这场力量的拉锯战上也只是徒劳,可是他偏偏又顺着你的心意停下了动作。鼻尖对鼻尖的距离留出得刚刚好,他蓬松柔软的棕发柔顺地贴上你额头,与散落在此的刘海交缠一处。
太宰孩童般天真烂漫地笑着,樱花色泽的薄唇轻启,吐出来的却是恶魔一样坏心眼的追问——
“呐,告诉我吧,小姐?”

(中也)床咚
比玩游戏输得昏天黑地落花流水抱头鼠窜更可怕的是什么?
是半夜在被窝里偷偷肝游戏被中也发现。

“Game over”
冷冰冰的机器女声刚刚宣告着你的失败,一个比机器声更为阴冷且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声音就从头上飘了下来:“很好玩?”
寂静被打破的刹那心脏猛然收缩,不该在此时此地响起的熟悉人声吓得你险些失手把手机扔出去。
“中,中也?!”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去,迎接你的是中也一张铁黑的脸。
“我就说你最近怎么总是没精打采的,”黑暗中,中也一双透亮的眼睛闪烁悦动,幽蓝浩瀚的星海充斥怒意,“原来不睡觉就为了这个!”
“对,对不起!”被他以俯卧撑姿势压在床上的你以极近的距离最大程度地感受着他的怒火,闭着眼心虚着不敢看向他。
“你是该对自己的身体说这句话!”拂在脸上的气体残留有咖啡因的余香,牵动垂在你脸上的酒红发丝来回搔着面颊。你想笑又不敢笑地憋屈着,这或许是对半夜不睡觉打游戏的你的挠痒痒惩罚游戏。
就在你拼命为自己编造道歉求原谅的说辞时,身体突然一轻,下一秒你就发现自己已连人带被地蜷在了中也怀里。
“既然你这么管不住自己,那就只好委屈我,每天看着你入睡了。”

********************
中也说的“看着你入睡”的“看”是第一声。
每次看见太宰都会不自主的联想到“哎呀哎呀,这还真是,吓到我了呢。”_(:з」∠)_


评论

热度(106)

  1. 云端oso 转载了此文字
    ……我可以说我现在自己觉得有点恶心嘛……